向《环球时报》学习,宣传如何“衡量”文章




在股票市场上,有人说“你能买的就是你的徒弟卖的是你的师傅”,社论也是这样说的——你能拍的就是你的徒弟,你知道停下来的时候就是你的师傅。一旦你一个人批评一篇文章,以身作则,对方很容易抓住错误的地方反击。不如其他的好。整个观点会因为一两个细节而完全崩溃。
不幸的是,在过去的几年里,即使是那些会开枪的人,在官方宣传中也不多见,更不用说知道“够了就够了”。大部分的官方文本,即使推理占上风,也总是想表达自己“清纯”的立场,总是说些什么,结果被对方抓住而略显颠覆。
作为一个媒体人,我今天在《环球时报》上读到了这篇文章。它信息密集,灵活,几乎没有敌人。不会给对手留下任何反击。即使是从纯文本的角度来看,也值得一转。我父母的人总说,读《人民日报》学着写文章,是我为数不多的让孩子们读的官方文字之一:“中国学校在节假日过圣诞节的时候,走在路上有点太晚了,你看到商圈里点缀着火红的银花,当你转身的时候在你的手机上,微信上的朋友们头戴圣诞帽,各种电子商务应用上都是圣诞促销活动——是的,圣诞节就要到了。
但是如果你知道一些中国学校在圣诞节给所有的学生放假,你认为他们中的一些已经过去了吗?一位网友在网上透露,上海闵行的一所私立学校在圣诞节给孩子们放了两天假。记者联系上了被泄露的网友,这位网友说,这条消息是朋友圈里的一位家长发来的,她的孩子正在上海市闵行区德宏私立学校读书。此外,微博上也有家长表示对德宏的圣诞假期感到不解。
据记者了解,德宏是一所12年制的中国学生学校,位于闵行区。导言中还写着“德宏学校是第一所将语文课程与德威特色有机结合,为中国学生量身定做的国际学校”。虽然英文名是“中国国际学校”,但德宏不是一所国际学校。这一点,记者也通过邮件向学校证实。
有人从两个角度提出了两个问题:第一,圣诞节为什么要休?
尽管在许多国家,圣诞节更像是一个异国情调的节日,甚至带有强烈的消费主义色彩。但不可忘记的是,基督教的初衷是为了纪念耶稣基督的诞生。在欧美等国家,圣诞节是法定假日之一,长假两周,短假三四天。在中国,圣诞节不是法定假日。
第二,私立学校能自己决定圣诞节假期吗?
中国鼓励发展民办教育,民办教育政策和制度不断完善。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民办教育可以不受教育部门的监管,随心所欲。
根据2012年6月教育部《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意见》(国发〔2010〕13号)和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-2020年)》,民办学校可以依法制定自己的发展规划,按照国家课程标准和有关规定设置课程、选择教材、制定教学计划和人才培养方案,设置和调整自己的专业和发展。
同时,民办学校享受国家税收优惠政策,电、水、气、热价格与公办学校相同。民办学校学生在政府资助、奖励、就业、社会优待等方面也享有与公办学校学生同等的权益,也就是说,民办学校和公办学校学生的权益是同样,他们只是区别于学校的主体。而民办学校虽然有一定的自主权,但自主选择的行为也应在教育法、民办教育促进法等法律法规的规范下进行。例如,如果要引进国外的教科书和课程,需要得到教育部的批准